• 介绍 首页

  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

  • 阅读设置
    第2216章 世间之恶
      “我就告诉他,谁让你生在有着那么宝物的世家,又惹怒了父亲,被赶出家门,不可能再继承家业了呢,那么,在得到宝物之后,你就没有任何价值了,”狼花依旧恶意满满地对着水野雄笑,“那个傻男人当时居然还哭得一脸鼻涕和眼泪,到死也是那副恶心人的模样……”
      “你……!”
      水野雄果然被激怒了,眼眶通红地瞪着狼花,紧咬着牙,却没有下一步举动。
      池非迟猜到了狼花的想法,却没有急着做什么,只是站在水野雄身旁看。
      “不要跟她废话,”非墨用塑料袋里拿出一根针,蹲到狼花头侧,“对于喜欢说谎的人,果然还是需要先吞两根针……”
      随着针凑近脸侧,狼花眼里没有恐惧,嘴角还带着奇怪的笑意,“水野家主,他果然不是你的孙子啊……”
      作为世家家主,对于她的激怒却没有立刻动手伤害她,而是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样,行动、开口决定下一步动作的却是一个十岁小孩子。
      虽然不明白水野雄为什么会受一个孩子所压制,但……
      这个十岁小鬼绝对不是水野雄的孙子,同时,控制水野雄根本没有用,控制这个十岁小鬼,肯定比水野雄有用得多!
      “什么?”水野雄没想到狼花在这个时候还说出这种话,疑惑皱起了眉。
      下一秒,狼花突然伸手抓住非墨伸到自己脸前的右手,勐然翻身而起,借着翻身的力道将非墨往地上压,同时,空出的右手也抓向非墨的脖子,目光凶恶地盯着非墨神色惊讶的脸,“臭小鬼!针对一个女人剂量的药物,怎么可能制得住我!”
      “嗖!”
      两条细长的火龙自池非迟脚下飞出,转眼到了狼花身旁。
      水野雄还被‘狼花反扑’的变故而吓了一跳,感觉身侧温度升高,怔怔看着从自己身旁延伸出的两道火串灼向狼花双手。
      狼花被炙热的火焰一烫,抓向非墨脖子的右手一顿,抓住非墨手腕的左手也放松了力道。
      非墨趁机扭动手腕,挣脱了狼花的挟制,往后跌倒在地时,翻身滚离了狼花扑倒的地方。
      火龙在烫过狼花双手之后,在狼花身旁围成圈打转,随着狼花扑空倒在地上,火圈也降落在地,将狼花围在了火圈里。
      非墨站起身之后,低头看了看被狼花刚才用力握得泛红的手腕,有些懊恼,“是我大意了。”
      狼花也不是全然没有受肌肉松弛药物影响,双手撑地支起身,迟迟没能站起来,大口喘息着,侧头看向火龙飞来的方向,视线忌惮地停留在某个黑袍人身上。
      “算是你的第一课,”池非迟用温润嗓音说着,发现在狼花身后的泽田弘树小不点轻手轻脚地往火圈上爬,让火圈空出了一个小小的缺口,“你觉得敌人没有反抗能力的时候,一定要记得再补上一次保障,哪怕是看上去已死的人,也要再补上一刀。”
      “我知道了,”非墨觉得自己这一次实在失败,一张正太小脸脸色阴沉,盯着狼花身后道,“早知道就应该趁着电击麻痹效果还在的时候,割断她的手脚筋……”
      “呲!”
      狼花状态不佳,再加上耳旁火焰被风吹得噼啪炸响,没有察觉身后有小不点靠近,等感觉到手背上有熟悉的凉意触碰时,再做反应也已经晚了,听过一次的电击声响起之后,麻痹感又回到了身上,身体不受控制地重新栽倒在地。
      泽田弘树偷袭成功之后,抬头对非墨笑得灿烂,“那就再试一次吧,有压阵的人在,我们有再尝试的机会!”
      池非迟让围住狼花的火圈熄灭,往后退了两步,让出空间来。
      非墨脸色难看地走上前,低声滴咕道,“为了防止她一会儿自杀,还要抓紧时间检查她身上的物件,最好把她的牙齿也都拔掉……”
      水野雄默默后退,一直后退到池非迟身后的位置。
      不仅狼花突然的爆发吓人,小墨现在的脸色也很吓人,站在大老身后,会比较有安全感。
      “你们还打算要一千……”小泉红子看了看非墨始终拿在手里的针和塑料袋,“不……九百九十根针吗?”
      “当然要,我最讨厌游戏被中断了!”泽田弘树心里也不怎么高兴。
      他和非墨一样,刚才并没有想到狼花会突然反击,只不过狼花的目标是非墨而不是他,让他看起来不是那么狼狈、又有机会偷袭扳回一局,但非墨是因为不太熟悉与人对敌,他看过那么多各方信息,居然还大意,实在是太丢脸了。
      “好吧,”小泉红子走到一旁空地,拿出两枚硬币蹲下,“我用硬币帮你们熔炼,你们稍等一会儿……”
      非墨没有浪费时间,冷着脸拿出匕首,在狼花身旁蹲下,“那就麻烦你了。”
      水野雄看到一抹鲜红溅起,察觉池非迟往天台护栏边走,也跟了上去。
      他是恨狼花,在梦里都数次梦见自己把狼花千刀万剐,但到了现实中,他最多只是想让狼花死。
      吞一千根针什么的,他真的……看不下去,想想都觉得缺乏安全感,还是得跟着大老走,大老去哪儿他去哪儿。
      池非迟到了护栏边,察觉水野雄亦步亦趋地跟了过来,转身背靠护栏,用温润男声问道,“水野家主不去看着仇人遭到报应吗?她刚才可是说了,你儿子那个傻男人到死都哭得一脸鼻涕和眼泪。”
      水野雄想起狼花说的这句话,确实恨意上涌,但转身看到那边非墨正太和泽田弘树小不点身上沾血地准备塞针,脸皮一抖,很想说‘我没有那么变态’,又觉得对大老说话不该那么无礼,斟酌着措辞道,“我……有点晕血。”
      池非迟:“……”
      是吗?情报里明明说,水野雄年轻时候还帮忙救助过车祸受伤的路人。
      水野雄:“……”
      他怎么会说出这种理由来?
      都是因为今晚一切都让他震撼,他脑子有点转不动了,肯定是!
      池非迟想想不是每个人都像非墨那样无所顾忌、有仇必报小心眼,也不是每个人都像泽田弘树那样看过暗部网络的黑暗视频,也就理解了水野雄的感受,“那还是可惜。”
      水野雄松了口气,“是、是啊。”
      池非迟忍不住补充,“但是下次不要侮辱我的智商了。”
      水野雄噎了一下,连忙说实话,“呃,是,我以前是想过让那个女人死,但没法接受吞针这种残忍的事,所以……”
      池非迟点了点头,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说,仰头从面具开孔的位置看着夜空圆月。
      那边,随着狼花身上的电击麻痹效果过去,低声呻吟变成了惨叫和咒骂,却不知自己越骂越让非墨正太和泽田弘树小不点恼火。
      水野雄听着动静,不时偷瞄一眼,又脸色煞白地学着身旁黑袍人仰头赏月。
      看过这么恐怖的画面,他以后看到什么都不会惊讶了吧?
      非墨和泽田弘树也没有那么丧心病狂,只是象征性地往狼花嘴里塞了十多根针,等狼花没法开口骂人、也把狼花吓唬差不多之后,就停了手。
      非墨走到了水野雄身前,“水野家主,塞一千根针太麻烦了,尽快解决她吧,是由你来动手,还是由我来?”
      “我来吧,”水野雄定了定心神,动身上前时,不忘对身旁的黑袍人低声道,“我先离开一会儿。”
      池非迟没有反应,继续靠在护栏看月亮。
      水野雄也没有再打扰,跟着非墨到了狼花身前,低头看着血泊中狼狈的狼花,神色沉重道,“如果你只是骗了阿信、带着宝物丢下他离开,我不会恨你,只会气你让阿信难过、气你带走水野家的宝物,如果你不说那些过份的话,我刚才会试着向几位大人求情,给你一个痛快……我的儿子,十三年前被你杀死的阿信,他在你眼里很傻,在我眼里也很傻,可是他哭泣的样子并不是你可以随便调侃的!”
      “用这个吧,把饮料给她灌下去……”泽田弘树拿起之前狼花帮她拧开的饮料瓶,递给水野雄,面对水野雄疑惑的目光,没有跟水野雄解释,只是看着狼花道,“用你亲自下在饮料里的毒解决你,也是一个不错的结局吧。”
      水野雄惊讶看着手里的饮料瓶。
      这瓶饮料里被狼花下了毒?
      非墨拿起自己之前放在一旁的饮料瓶,递给水野雄,“这瓶也让她喝了,里面的毒不是随便能买到的,省得浪费。”
      如果不是狼花在帮他们拧开饮料瓶时,他们发现狼花往饮料里下毒,也不会想出什么吞千针游戏,就算差点被狼花反扑,他也只会气得马上结果了狼花。
      刚才他是真的想让狼花吞一千根针再说的,反正他又不是人,没有什么不忍同类相残的心理,不过看看狼花的惨样,又觉得差不多了,他也得考虑一下这里其他人的感受。
      狼花嘴角勉强露出一丝自嘲的笑意,见水野雄拿着两瓶饮料在身旁蹲下,闭上了眼睛。
      她还以为她下毒的动作没有被发现呢,演了一辈子戏,到头来却被两个怪物小鬼给演了……
      水野雄把两瓶饮料灌进狼花嘴里,看着狼花渐渐没了气息,心情复杂。
      狼花给两个孩子买饮料时温温柔柔,上了天台后还主动帮两个孩子拧开饮料瓶,心里却想的是毒死眼前的两个孩子……
      他突然发现自己以前还是没看遍世界上的恶,在今晚之前,也没有见过真正会演戏的人。
      池非迟走上前,用温润男声道,“你们退到旁边去,我清理一下尸体。”
      水野雄回神,跟着其他人一起退开。
      火焰在狼花身上涌出,很快将狼花包裹其中。
      “你控制一下,别把隔离阵法烧穿了,”小泉红子提醒着,看到地上被火焰烘干的血,遗憾轻声滴咕,“可惜了这么多血,还不知道是什么味道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