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介绍 首页

    腹黑狂妃太凶猛

  • 阅读设置
    第2649章 走火入魔
      陆霄鸣与廖元洲的关系不错,向来清楚他的实力和身体。
      若是同派系的,他还可以抱着与兄弟切磋的心态,指点他两招。
      但蚀日宫已经加入了圣铭王派系,是他陆霄鸣的敌人了,他实在没办法对敌人手下留情。
      所以,瞧着他那单薄的身子,陆霄鸣散发出了动手前的最后一次善意,“廖兄弟,你不是我的对手,劝你趁早退出的好。”
      对方却是个不领情的,“陆兄还没开打呢,怎知我不是对手?”
      “你的情况,我再了解不过,你天赋的确不错,可惜是个病弱的。我的拳头向来不长眼,要是打伤了你,你这身子不是雪上加霜吗?”
      廖元洲素净的脸庞挂着淡淡的笑意,“我的身子陆兄无需挂心,如今我好不容易有机会请教陆兄两招,岂能临阵脱逃的道理,我再病弱,也不至于是个胆小鬼吧。”
      陆霄鸣只当他要面子,无奈伸手,“好吧,那便过上几招,点到即止就好。”
      苏陌凉却是察觉不对,大声提醒道,“陆霄鸣,不要轻敌!”
      然她话还没说完,廖元洲便已经挥剑斩向了陆霄鸣。
      陆霄鸣听到苏陌凉的声音,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恐怖威压,犹如当头棒喝,瞬间清醒过来,连忙举剑抵挡。
      然而防御过于仓促,陆霄鸣连第一招都没挡住,瞬间被击退数丈之外,艰难的稳住身形。
      抬眸入目的依然是廖元洲纤薄的身影和略显苍白的面孔,要不是他咽喉处涌上的腥甜,只当是做了场噩梦。
      “你——你!”陆霄鸣真是没想到啊,自己竟然被廖元洲摆了一道。
      刚才那一剑,连他个身强力壮,横扫巅峰后天灵仙的天才都险些接不住,他也好意思说自己身体病弱!
      苏陌凉虽然早有预料,但还是非常意外此人会强到这种程度,其实早从蚀日宫加入圣铭王一派,她就该有所警觉的。
      可当时她只想到了圣铭王用拉拢蚀日宫来抵掉天道宫的税收,哪知道人家还有后招,还是这么厉害,深藏不露的后招!
      看来,蚀日宫这些年所谓的保持中立,低调行事,不是明哲保身,而是韬光养晦,待价而沽,想选个更有利的老板而已。
      圣铭王要早知道蚀日宫有这个实力,怕早早就动了心思,威逼利诱的拖他们下水。
      而蚀日宫在没判清形势前,不想过早下场,又不想得罪了圣铭王,所以便一直苟到现在,还让儿子装了这么多年的病秧子,不得不说是真沉得住气。
      想来这次是得知圣铭王元神归位,才彻底下定了决心。
      不然等到圣铭王真的上位了,他们这点子锦上添花可就不够看了。
      而对于圣铭王来说,蚀日宫这次的加入确是起到了关键性作用。
      因为场上的陆霄鸣接连好几招,都被打得毫无招架之力,明显是要败了。
      “你藏得可真够深的,连我都被你给骗了。”此时的陆霄鸣不但身体伤得不轻,心灵也遭到了重创,摸着嘴角的鲜血,气呼呼的道。
      早些年间,蚀日宫和天道宫的关系不错,连带着两家的孩子也走得比较近。
      廖元洲比他小一岁,可却是个成熟稳重,才华横溢的,两人平时在一起读书修炼倒也心心相惜。
      那时候他还心疼他身体虚弱,空有天赋,却没有撑得起这天赋的体质。
      但廖元洲总是乐观的调侃说,他要身体好了,可就没他陆霄鸣什么事儿了。
      当初只当是个玩笑话,没想到,竟一语成谶!
      而当年的那个人此时却一改面孔,陌生得令人发寒,“陆兄被骗的还少了吗,何云枫不也与你交好,却拐跑了你的未婚妻把你耍得团团转吗!”
      不提这事儿还好,提起这事儿,陆霄鸣就窝火。
      虽然他知道这里边少不了苏陌凉的手笔,但何云枫隐瞒他这么多年,还是让他耿耿于怀的。
      看到陆霄鸣面色难堪,显然被戳中了痛处,廖元洲更觉有趣的讽刺起来,“陆兄啊陆兄,你也就运气好,明明是个没心眼的猪脑子,却托生在了天赋极佳又健康的身体里头,什么都不用愁,一路顺风顺水。”
      “不像我,聪明绝顶,悟性超然,分明是个修炼的好苗子,却偏偏身体不好,得用各种药水泡,丹药养,忍受了二十年如一日的洗筋换髓,才换来脱胎换骨的机会。我真是恨这天道不公,你这样的蠢货都能不费吹灰之力得到的东西,我却要花十倍百倍的努力!你说你是不是很讨厌!”
      小时候他也是不被看好的那一个,好在他母亲不肯放弃他,总是搜罗些药材和偏方来治他,幸好他是个争气,能吃苦且不要命的,这才渐渐在蚀日宫长辈的眼中有了一席之地。
      可是就算养好了身体,他也片刻不敢停歇,不是在修炼,就是在修炼的路上。
      像陆霄鸣这种生来就得天独厚的天才,自是不明白他这种死命修炼,靠着勤奋起来的后天型选手。
      所以,像陆霄鸣这种无忧无虑,不长心眼的性子,是最让他深恶痛绝的!
      突然听到这番话的陆霄鸣却是如遭雷劈般惊在了原地。
      他实在没想到,自己在廖元洲的眼中,竟然是个没有心眼的蠢货。
      他承认,他从小锦衣玉食,天赋极佳,出生就被当做接班人培养,除了修炼其余杂事从未让他操心过。
      可就算他不懂人情世故,但他对廖元洲和何云枫从来是真诚的啊,为何还落个这样的下场,他想不明白!
      人与人的交往,难道不是将心比心的吗?
      苏陌凉瞧着陆霄鸣受了打击,怀疑起人生,心有不忍,开口反驳道,“廖公子这话就太过刻薄无情了,我承认你付出了很多努力很多代价,但这并不是你嫉妒人家的理由。”
      “你身体不好,不是陆霄鸣导致的,他没有对不起你。他在修炼路上能顺风顺水,是因为他性格纯粹,一门心思扑在修炼上努力出来的结果。你总不能因为自己付出得多,就抹杀掉别人的努力吧。”
      “更何况天赋好身体好的大有人在,能达到他这样实力的又有几人?你又如何得知他没有付出跟你一样的努力?若人人都要怨这天道不公,汐诺天赋比你们这些富家子弟都要强,却投胎到了下位面,没有好的出身和背景,还得坐在这儿被你们羞辱,她岂不更加冤枉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