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介绍 首页

    腹黑狂妃太凶猛

  • 阅读设置
    第2651章 无赖上瘾了!
      “你有健康的身体,有男人为你撑腰,还能靠着运气捡漏上古凶器,你什么都不用付出,就能坐在这里指点江山,像你这样没经过苦难的人,有什么资格指责我!”廖元洲捂着流血的断臂,痛不欲生的嘶吼,好似要吼尽这辈子所有的悲苦。
      苏陌凉却是失笑摇头,“你只看到了我光鲜亮丽的一面,却不知我出生入死,几度丧命的凶险。”
      “是,我这辈子得了不少传承,不少宝贝,但在我之前发现这些宝贝的大有人在,可为什么只有我成功了,他们没有,真的只是运气吗?我在背后遭过的罪,熬过的苦,受过的折磨,你也没有亲身经历过,又有什么资格评判我呢?”
      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最苦最难的,那只是因为他站在自己的角度,把自己的痛苦放大了而已。
      她从下位面一路走到今天,遭过的羞辱,受过的痛苦,熬过的折磨,连她自己都数不清了。
      要不是她每次都拼着性命,靠着强大的意志力,咬牙支撑,不知道死在路上多少回了,哪还有机会坐在这里。
      “你休要狡辩,你定是使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才害我儿走火入魔,万古帝君,你可要为犬子做主啊。”廖博涛可不管她背后经历了什么,心里只有一个念头,定要让她为他儿子的手臂付出代价!
      凤墨邪见对方无理取闹,不悦驳道,“廖宫主这话也太没道理了吧,大家都瞧得清楚,灵霄宫主从头到尾都没有近他的身,连厉害的武技都没怎么用,他自己生了心魔砍伤了手,怎么也怪不到灵霄宫主身上去吧!”
      这话说得不假,苏陌凉这次连冰祭九天都没有用,单纯靠着强大的精神力操控蛊惑人心的琴音,对方便陷入了自己的心魔之中,可见是他自己心中有鬼,怨不得任何人。
      当然,还得仰仗她精神力强大,能引诱出他的心魔,若是换个人,只怕早已是廖元洲的剑下亡魂了,不得不承认,抛开心术不正不谈,廖元洲的实力的确是很强的。
      凤墨邪此话一出,圣子派系的人都是点头附和,僵得连万古帝君都不好说什么。
      廖博涛被怼得还不了口,一时气闷不知道拿什么作伐子为难苏陌凉。
      倒是坐在上首的圣铭王鼓起掌来,“兵不血刃,杀人诛心,灵霄宫主真是好手段。”
      苏陌凉神色漠然的望向他,面露讥讽道,“圣铭王过奖了,若不是他自己心术不正,我再如何诛心,也诛不到他头上去。”
      “到底是他心术不正,还是你琴音有鬼,还未可知呢。”圣铭王笑着笑着,肃了脸色,登时显出几分威严来。
      苏陌凉也懒得与他分辨,只问道,“甭管是谁有鬼,这一轮横竖是我打赢了,四局三胜,比武大会总该记我们一分了吧。”
      廖元洲算是巅峰后天灵仙这一层次最强之人,她把他都打趴下了,料想也不会再有人敢挑战她了。
      然而,就在苏陌凉十拿九稳的时候,一道清冷的声音打乱了她的计划。
      “谁说你赢了?本宫这一关,你还没有过呢。”
      话落,只见那高贵如天宫仙子般的身影从上首飞掠而来,轻灵飘逸的落于苏陌凉的面前。
      她白衣胜雪,乌发如漆,肌肤如玉,容色绝丽,在太阳光的照射下如明珠生晕,险些晃花了苏陌凉的眼。
      这样的美人儿,别说圣铭王,就连她一个女人都瞧着心醉,难怪被称为飞星宫的镇宫之宝。
      就在苏陌凉恍惚之时,宁芩萱已经挥手吩咐人将受伤的廖元洲抬了下去。
      苏陌凉瞧着这架势,忽得清醒过来,“王妃这是什么意思?”
      “本宫亲自上场,还能有什么意思?”宁芩萱淡淡道。
      苏陌凉顿觉荒唐的笑问起来,“王妃不是早就达到初期先天灵仙了吗,眼下居然违背规则,降级参赛,我没听错吧?”
      就算生得再美丽,身份再尊贵,也不能无视规则吧。
      “本宫未满四十,正是生死境的年轻一辈,虽说实力超过了,但规定的是中期,后期和巅峰后天灵仙三个等级不能降级参赛,并没有说先天灵仙不能降级参赛。本宫自不算违背规则。”宁芩萱理直气壮道。
      可这番话在苏陌凉听来,纯粹就是强词夺理!
      规则的确没有明说不许先天灵仙参赛,但这比赛本就是为那后天灵仙的弟子准备的,谁都不会往先天灵仙这个等级去想啊。
      毕竟四十岁以下能达到先天灵仙的,本就是凤毛麟角的存在,整个生死境能出一两个就不得了了,谁也不会想着让这种稀世天才去接受比赛的检验。
      很明显,只要她一上场,就天下无敌,根本无需多此一举嘛。
      这个宁芩萱倒好,居然好意思亲自下场,还揪着没有明文规定说事儿,这脸皮得有多厚啊。
      没想到看着是个清高的,竟也这般俗不可耐,厚颜无耻。
      此时的苏陌凉像是第一次认识她似的,啧啧称奇道,“啧啧啧,王妃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啊,连这种鬼话都扯得出来,不知道的,还以为是哪个无赖呢!”
      被苏陌凉当众奚落,宁芩萱再也维持不了面上的端庄,生气怒喝,““你放肆!本宫能亲自下场,是看得起你,你别不识抬举。”
      虽说她此举的确有耍无赖,钻空子的嫌疑,但她没有办法。
      因为之前的税收已经打成平手,若再丢了这一局,就算后面圣铭王有十足的把握能打败冥玄阴,双方各站一分,也没办法分出胜负,那他们付出的所有人力物力财力就要付之东流,叫她如何甘心!
      所以,就算被人当做无赖,这一场她也得战。
      “笑死人了,我需要你看得起吗?”苏陌凉觉得可笑,这人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。
      见她油盐不进,宁芩萱努力压下火气,激将道,“怎么,灵霄宫主是怕了吗?若真是怕了,我站在原地不出手,让你十招!若你十招之内能伤到我,便算你赢,不算欺负你吧?”
      苏陌凉没想到宁芩萱这么记仇,竟然要效仿汐诺的方式来羞辱她为宁舞馨报仇。
      很可惜,她不知道她这次是作茧自缚,踢到铁板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