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介绍 首页

    名门情斗:首席的神秘新宠

  • 阅读设置
    622.第622章 我要恋爱了,快恭喜我吧
      “我叫乐悠悠,今年二十七岁,刚从法国回来,学的是珠宝设计,目前在国内和一个朋友开了一个珠宝设计工作室,起步阶段,所以你若照顾生意我会很感激,最大的爱好就是珠宝和运动,如果未来你有机会送我礼物,直接送我珠宝就可以,不讲究贵,但要精致……”
      “鉴于我已经二十七岁,不是可以风花雪月的年纪,所以计划是在三十岁之前结婚,但三十岁之前不打算要孩子,所以若有夫妻义务,请务必主动做好安全措施,我不吃药,伤身……别的,好像也没什么了!该你了,贺先生!”
      “……”
      贺迟被乐悠悠的一系列话惊到,咽了一口口水半晌说话不出话。
      第一次见面,连夫妻义务都出来了,果然国外留学回来的女孩子,有够不一样!
      “怎么了?”乐悠悠看贺迟不说话,问道。
      贺迟摇头,“没事。我叫贺迟,三十二岁,从事经济管理工作,家族生意,总体而言,为人还算正直,没有太多的优点,但也没有太多的缺点,不过有一点我可能比你强,就是我从二十岁开始就被逼着频繁相亲,相亲次数太多,多到几乎麻木,但还是相信爱情,相信一见钟情,想要找一个女孩子,陪我做尽这个世界上所有浪漫的事!”
      乐悠悠眯着眼睛,看着贺迟,贺迟也看向她。
      然后,是乐悠悠主动伸出手,说道,“期待我们接下来的相处中,能够愉快!”
      贺迟挑眉,“我也期待!”
      ……
      相亲的过程,前后不到二十分钟,但是,很顺利。
      后来乐悠悠来了电话,说有朋友找,要走,贺迟问,“不会是参加今天的第四次相亲吧!”
      乐悠悠扯了扯唇角,说道,“我这人还有一特点,绝对不会跟男人一样吃着碗里的,看着锅里的,一天相亲次数,也绝对不会超过三次,不过若是未来我们相处过程中产生摩擦或者发现彼此不合适,我有权利随时终止我们的关系!”
      贺迟点了点头,“很有原则!”
      “对了……”乐悠悠道,“从明天开始,你我正式交往,我的上班时间并不固定,你若是固定的话,那我有空了会去约你,交往前一个月,最亲密的动作只能限于牵手,三个月,可以接吻,半年,我会谨慎考虑之后决定是否与你发生关系……”
      贺迟不由的笑了,“这么精打细算?”
      “女人,尤其是想要嫁个好男人的女人,自然万事都要精打细算,否则被男人玩弄了再甩开,男人没什么,女人失了身又失了心,岂不是太可悲了?不过基本上我若打算和你上床,而且你的床上功夫能够达到让我满意的程度,我会考虑和你结婚……”
      贺迟:“……”
      轻咳一声,“那么,还有别的吗?”
      “别的?”乐悠悠想了一下,问道,“你还想让我说些什么?”
      贺迟想笑,但忍住了,说道,“比如,一个星期见几次面?什么样的场合可以牵手?你下班的时候我要不要去接你?需不需要每天往你工作室里送束花之类?”
      乐悠悠眯着眼睛,看着他,“你考虑的倒是很全面,看得出来,你应该是情场老手,我虽然比不得你丰富,但还是有信心可以征服你,刚才你说的这些,我会认真考虑之后打电话告诉你。不过有个事情要提醒你,我不喜欢和别的女人分享一个男人,不管你过去怎么样,和我交往之后一直到你我分手以前,你的身边,不能有任何有暧昧关系的女性,一经发现,马上分手!当然,我自然也会做到,拒绝别的异性的追求……”
      贺迟没有想到相亲能够遇到这么一个有意思的女人,回去的一路上,只要想想,就忍不住想笑。
      人生还真是奇妙,不过乐悠悠,这个名字倒是够别致的。
      贺迟就是在那个时候接到白墨阳的电话的,白墨阳说,晚上兄弟一起喝酒,贺迟自然不会推迟,约定了地方。
      贺迟得回趟家,跟老爷子报备一下,顺便换身衣服!
      白墨阳问及贺迟相亲的情况,贺迟道,“你兄弟我,终于逮到机会可以好好的谈一场恋爱了,快点恭喜我吧!”
      白墨阳,“恩?”
      ……
      玉溪路。
      晚餐时间,西顾和莲婶一起吃的。
      莲婶觉得西顾太瘦了,劝她多吃一点,西顾笑,其实她觉得自己吃的真不少。
      但吃的多却还不见长胖,大概就是心态原因了。
      莲婶道,“西顾小姐,说句实在话,你别不爱听。少爷是我从小看到大的,我在内心里,将他当我亲生儿子一般的疼。你离开的这六年,少爷受了太多的苦,连同整个沈家上下一起,跟着受苦。少爷已经很久没有回沈家了,夫人想念的时候,也只能看看照片,甚至连个电话都不敢打。知道少爷的关系,也是从我这里。少爷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西顾小姐,我想你应该很清楚!”
      西顾眼波颤着,听见莲婶继续说。
      莲婶叹了口气,“西顾小姐,可能你年纪还很轻,许多感觉,你未必能真正的体会得到,我也是一个母亲,我的儿子两年前成家,如今孙儿刚生下,以一个做母亲的角度,我很同情夫人。我这么说,并不是怪西顾小姐,我只是觉得,如果西顾小姐打算未来和少爷生活在一起,甚至结婚生子,作为这对母子中间的这个人,是不是可以劝劝少爷,哪怕是偶尔回去沈家看看夫人和先生,也是好的!”
      回国之前,西顾听哥哥说过沈凉时现在和沈家关系不算太好,让她多加小心,万事注意保护自己。
      西顾也想过找个机会跟沈凉时谈一谈,毕竟其实当年,沈家夫妇并没有做过什么不好的事情,她心底不怪,他又有什么可怪的?
      可是自从那日无意中听见沈凉时和周芬的电话,才知道沈凉时不原谅母亲,竟是和赵潇有关。
      如此情况下,西顾去劝,效果有多大,西顾并不能保证。
      不过,既然莲婶开口了,西顾也不能不卖莲婶一个面子,点了点头,说,“我会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