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介绍 首页

    名门情斗:首席的神秘新宠

  • 阅读设置
    623.第623章 你不亲我,我亲你
      夜晚时分的玉溪路极其的美,路灯很明亮,晕照着路面如同白昼。
      沈凉时进入客厅时,西顾正好在楼下,她在等他!
      西顾上前,嗅到沈凉时身上的淡淡酒香味道时,轻微的皱了眉,“喝了酒?”
      沈凉时拉起她的手,声音温温,“没有醉,放心!”
      “这不是醉不醉的问题!”西顾说,“你曾经答应我,不会酒驾!”
      沈凉时笑,的确答应过的,他也没有忘记。
      今晚,他本是打算让符艺送的,最后觉得自己脑子很清醒,不忍让符艺多跑这一趟。
      毕竟他的小丫头已经不止一次埋怨他总使唤符艺了,害的符艺连女朋友都没时间交。
      但酒驾回来,被小丫头发现,她肯定还是会生气。
      沈凉时说,“这次是我的错,阿迟相亲成功,兄弟们之间高兴,多喝了几杯!”
      “阿迟?你是说贺先生?”
      “恩。”沈凉时应声。
      西顾点头,觉得挺好的,身边又有一个人找到幸福了,真的挺好。
      沈凉时被西顾拉到沙发上坐下,又去厨房倒了一杯白开水,莲婶去煮解酒汤。
      沈凉时想说不用,但看着西顾对莲婶嘱咐时的认真样子,真真女主人模样,他觉得挺有意思,就任由着西顾“主持大局”!
      西顾将水杯递给沈凉时,“你先喝杯水!”
      不着急。
      他扭头拒绝!
      “是要我喂你喝吗?”
      沈凉时眯着眼睛,目光就落在了她的唇上,西顾被她盯得脸红,说道,“沈凉时,我跟你说正经的,你别任性,三十一岁了,能不能学乖点?”
      乖点吗?
      不,沈凉时学不会乖!
      “你吻我一下,我就喝!”
      “沈凉时,你……”
      “吻一下……”
      男人的俊脸靠近了几分,一双漆黑的眸子直直的锁着她,性感的薄唇虽然有些干燥,但看起来,确实魅惑十足。
      西顾觉得有些心动了,没办法,美-色惑人,而她,一介凡人,自制力毕竟有限!
      于是她缓缓的凑上去,粉色的嘴巴微微嘟起,眼看着就要吻上沈凉时了——
      “西顾小姐,你看解酒汤要不要……”
      从厨房跑过来的莲婶一出来,就看见人家小情侣亲热的画面,吓了一跳,忙又缩回了厨房。
      西顾脸红的不行,好“色”之心立马被吓得灰飞烟灭,想要起身,却被沈凉时一把拉住,“还没亲,不准走!”
      西顾皱起了眉头,“沈凉时,别闹了!”话语中,已经有些请求了!
      “好吧!”
      西顾以为沈凉时这是放弃了,松了一口气,刚想开口说一句,“谢谢”,忽觉得唇上一重,嘴唇已经被男人堵住。
      男人温热的唇狠狠的在她嘴巴上亲了一下,浅尝则止,然后离开,温润着眸子笑着对她。
      “你不亲我,我亲你,也是一样的!”
      ……
      秀园。
      慕葵生从安然房间里出来,直接去了书房,今晚谈易谦在,不过并没有去看安然。
      喝了酒,他知道安然不喜欢闻他身上的酒味。
      慕葵生轻轻推开了房门,房间里很安静,安静的好像没有一个人。
      灯光明亮,犹如白昼,男人仰躺在椅子上,眼睛闭着,整个人看起来沉静而孤独。
      慕葵生心思微动,一步步的走到他的身边。
      他看起来很疲惫,周身有一种颓败感,可是,依旧是很英俊,英俊的迷乱她的眼。
      她不由自主的伸出手,很轻很轻的碰触,落在她的眉峰处,他的睫毛颤了一下,她心里一动,想要收回手时,已经晚了。
      男人的黑眸突然睁开,阴郁的眸子紧紧锁住她的表情,她的手腕也被人捉住,力道很重,她感觉到了疼。
      “阿谦……”她低呼一声,声音颤抖。
      男人却是不理,一把将她拉扯到自己的腿上坐下,手臂死死扣住她的腰身。
      她有些害怕,再次喊了一声,“阿谦……”
      谈易谦却好似没有听到,一只手伸出来探向她的脸,脸上柔嫩的肌肤在他带着薄茧的指腹下战栗,慕葵生不敢说话了。
      然后,男人开始吻她,从额头,道鼻尖,道脸颊,最后是嘴唇……
      这个吻很温柔,温柔的让慕葵生以为自己是在做梦,她全身麻痹的坐在他的腿上,任由着男人夹杂着烟酒香味的唇在她唇上肆意。
      他的舌尖挑开她的牙关,双手将她扣得更紧,吻得也更加深入,唇舌之间缠绵的纠缠,让一切的发生,都变得顺其自然。
      他拦腰抱起她,直接去了书房的卧室,将她放在床上,俯身再次吻住她的嘴唇,一只手开始撕扯她身上的裙子,呼吸,开始变得有些粗重。
      衣衫尽褪,肌肤相贴,缠绵的身体和迷路不知归途的灵魂开始相撞,激情多一点还是爱情多一点?谁能分得清?
      但慕葵生却清晰的听到他到达顶峰时喊出的名字,是西顾,莫西顾!
      ……
      夜色深沉,身边的男人已经睡去了,昏暗中慕葵生看着男人英挺的眉宇,唇角弯了一下。
      她倾身,在男人的眉心吻了一下,一只手按在他皱起的眉峰上,轻叹了口气,然后下了床。
      浴室里,花洒浇灌着她的完美的身体,但是她的灵魂残破,只因为爱了一个叫谈易谦的男人!
      她伸手抹了一把被热水雾气蒸腾的镜子,镜子里,很快显出一张漂亮的脸。
      对,漂亮,现如今,二十五岁的慕葵生,比以前十八九岁的慕葵生还要漂亮。
      所有人眼里她是精致的像是洋娃娃一样的存在,美的不真实,可的确是美的出乎意料。
      可是她除了美貌,还剩下什么呢?她不知道了,因为她去细想的时候,会觉得自己其实一无所有,那样真的太可悲了。
      洗了很长时间的澡,她才终于出来,走到卧室,男人仍然在睡,她伸手为他拉了一下被子,站在那里凝视他片刻,然后转身,出了房门。
      回到自己的房间,她躺在床上,侧身望着窗外的沉黑天空,许久许久,不能入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