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介绍 首页

    名门情斗:首席的神秘新宠

  • 阅读设置
    626.第626章 你们这是瞧不起孕妇?
      西顾这一觉,睡得很沉,醒来时看时间,居然已经下午四点钟。
      身子酸痛,头还昏昏的,去浴室洗了个澡出来,就起身去了书房。
      书房门口,听见沈凉时在说话,难道立面有人,敲了敲门,然后,房门打开。
      站在门里的人,是白墨阳,看见西顾,白墨阳笑了一下,喊他的名字,“西顾!”
      西顾怔了怔,随机会以一笑,“白医生,你好!”
      白墨阳的视线在西顾的脸上逡巡片刻,贺迟说的不错,慕葵生和西顾长得很像。
      白墨阳道,“饭后过来,听说你在睡午觉,想要见你一面,一直等到了现在,真是不易!”
      西顾一听,有些不好意思了,说道,“对不起,我睡得太久了!”
      白墨阳耸肩,“跟你开玩笑呢,我是太无聊了,来串门的!”
      沈凉时在书房里面,西顾进去的时候觉得他面色不太好,不过看见她时,唇角还是勾起了笑意,走过来牵住她的手,问道,“睡得好吗?”
      西顾点头,“挺好的。”
      白墨阳看着两个人间你侬我侬的样子,心里叹气,如花美眷,似水流年,只希望这对相爱的人之间,从此无病无灾,安定承平。
      白墨阳留下吃了晚饭,多了一个人,吃饭的氛围便也变得不一样了,莲婶做了一桌子的菜。
      白墨阳说莲婶的厨艺好,莲婶听了笑,“白少爷若是喜欢,可以经常过来吃!”
      白墨阳挑眉,“别邀请我,对于一个单身汉来说,这家常美食可是最诱人的!”
      这个时候,旁边的沈凉时开口了,“其实,你可以搬过来居住,玉溪路旁边的这两栋别墅,是我三年前图着安静买下来的,暂时都空闲着,你可以随意挑选一幢暂时住进去,房子很大,阿迟也可以搬进去,离我这里步行十分钟,想来蹭饭很方便!”
      白墨阳挑眉,心里明白,沈凉时这哪儿是给他房子住,分明是在给自己找邻居呢!
      玉溪路这边太冷清了,他要上班工作,总有不在西顾身边的时候。
      如果他和贺迟住在附近,可以偶尔来看看西顾,让西顾不至于太无聊,西顾出现麻烦的时候,也可以帮衬西顾!
      白墨阳道,“那我先考虑一下,等我考虑好了,会给你回复!”
      “房子就当送给你们的!”
      白墨阳:“……”
      看了一眼沈凉时,几千万的房子,说送就送,他这兄弟可够大方的!
      得,看来他是非搬来不可了!
      ……
      听说要搬来玉溪路这边住,白墨阳无感,但贺迟却是高兴了一把。
      白墨阳打电话给他的时候,他一脸兴奋的问,“所以以后,我经常可以去凉时那儿蹭饭了?”
      白墨阳真的懒得理他,贺迟活到如今三十二岁,也就这么大出息了!
      说要搬家,两个人的速度很快,第二天下午,就已经收拾了行李送到了别墅。
      里面已经提前找人打扫过,样样齐全,其实什么都不缺,装修样式是贺迟喜欢的,白墨阳对此,还是无感。
      沈凉时带着西顾来白墨阳这儿溜门,这会子真是溜门了,走着过来,十分钟,这种感觉,真的不错。
      贺迟去泡了茶过来,心情很好,“西顾学妹啊,以后我们可就是邻居了,以后经常走动,串门,啊!”
      西顾笑,“会的。”又说,“也欢迎贺先生和白先生去我们那儿串门!”
      沈凉时一边喝着茶一边问他,“对了,这两天你和那个相亲对象相处的这么样了?”
      贺迟本来在美滋滋的喝茶,听见沈凉时问,一口茶差点喷出来,缓了好一会儿,方才道,“算了,别提了,我等了两天,没信儿!”
      “没信儿你可以打电话,怎么,没留电话号码?”白墨阳问了一句。
      说道这事儿贺迟更是郁闷,“我倒是想打,可是人家提前说了,自己工作的时间不固定,如果有空了,会主动联系我。我若打过去,被拒绝不是挺尴尬的么?”
      西顾听着,有些想笑,看来贺迟对这个相亲对象挺上心,甚至是很喜欢,希望两个人会有好结果。
      傍晚的时候,洛倾昕来了,洛倾昕的丈夫邢颢天亲自送她来的,毕竟是孕妇,需要事事关心。
      邢颢天将洛倾昕送到门口,并没有进门,吻了一下洛倾昕的脸颊就走了,看着,是很体贴的。
      西顾出门,去扶着洛倾昕进来,洛倾昕笑,“才三个月不到,没有那么夸张,我一个人可以走!”
      “小心点,不是错!”西顾说。
      沈凉时站在那里,看着西顾和洛倾昕走过来,以及那不算很明显的隆起腹部,薄薄的唇抿了抿。
      现在看见孕妇的感觉,和当初看见孕妇时的感觉,终究,是不一样了。
      晚上,莲婶过来这边做的饭菜,西顾和洛倾昕帮忙,原本是不让洛倾昕来,洛倾昕却是不听。
      “我在家里也一样经常自己做,小心点儿,不会有事,放心吧!”
      西顾无奈,在厨房里,与其说是帮莲婶,倒不如说是照顾着洛倾昕。
      客厅里,几个男人端坐在那里,气氛居然是沉默的厉害。
      两个男人分别惦记着厨房里的两个女人,剩下一个贺迟说话,可关键是没人理他,贺迟有些郁闷了。
      不过同时心底也很感慨的,无论是对西顾和沈凉时,还是对洛倾昕与白墨阳。
      一对,历尽万难千险,甚至是生离死别,才终于又走到了一起。
      另外一个,曾经有过轰轰烈烈,也有过温淡如水,以为今后就在这两种状态下度过这一生,但不曾想最后多出一个世事无常。
      其实爱情,在贺迟看来就是爱情,没有那么复杂,也没有那么繁复,很简单的。
      爱的时候,努力的去爱,不爱的时候,至少做到不伤害!
      晚餐时候,很热闹,买了酒,乔迁之喜,怎么都要喝一杯,洛倾昕不宜饮酒,可旁人阻止不了,她脾气犟得很,“我怎么就不能饮酒了?你们这是瞧不起孕妇?”
      白墨阳在旁边,变了脸色。
      洛倾昕最终是喝了一杯,后来说什么都不愿喝了,西顾做了果茶,陪着她一起喝果茶。
      洛倾昕自然不能不给面子,之后倒是没有再嚷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