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介绍 首页

    名门情斗:首席的神秘新宠

  • 阅读设置
    628.第628章 时机成熟,能够要个孩子
      三月二十一日,周五,那天是春分,西顾想回谈家一趟,看看母亲。
      沈凉时自然不会拦着,说,“今天我需要去一趟公司,下午我陪你一起回去?晚上可以在那儿住一晚!”
      西顾想了想,点头,“可以!”
      沈凉时去了公司,一路上,符艺注意到沈凉时的脸色并不好看,冷的很。
      和西顾吵架了?也不像啊,刚才看着两个人一起出来,柔情蜜意的很,那么现在是何种缘故?
      符艺琢磨了一下,琢磨不到,便不去想了。
      今天上午,西顾没有多无聊,因为洛倾昕过来了,西顾不知道是不是沈凉时让她过来的。
      洛倾昕怀了孕,餐厅的生意已经找了可靠的人打理,她自然还是会去帮忙,但是没有以前那么勤快了。
      怀孕了,为了肚子里的孩子,她可以牺牲掉的东西很多,然而,在那个男人的面前,她便喜欢做出对这个孩子不管不顾的一面。
      可笑吗?洛倾昕觉得,挺可笑的,好像那么做,是对他的报复一样,可是仔细捉摸了个中意思,又觉得这被报复的人,反而成了自己。
      中午,洛倾昕留下来吃了饭,饭桌上,跟西顾说起自己最开始怀孕时孕吐的问题。
      她说,“可能是体质原因,我孕吐时间算是比较晚的,那时候的感觉,很神奇,因为小腹还是平平的,我完全感觉不到任何怀孕的迹象,唯有孕吐的时候我才知道,原来我的身体里已经有了一个生命……”
      西顾问,“那现在,还孕吐吗?”
      洛倾昕摇头,“很少了,偶尔吃太油腻的食物,还是会,孩子很健康,前两天刚产检完!”
      西顾心底羡慕,虽然对洛倾昕与白墨阳有诸多遗憾,但是能够当个幸福的妈妈,有个体贴的丈夫,一生走过,应该也不错。
      洛倾昕问西顾,“对了,我听说上次你和凉时去领证没有成功,你可别放在心上,凉时这辈子,非你不娶,时间问题!”
      说起这个事情,西顾就觉得挺对不起沈凉时,点头,“我知道。”
      “还有,打算什么时候生个你和凉时的孩子?凉时今年三十一了,而立已过,人已经成熟许多,我觉得不管你们领证没领证,时机成熟,能够要个孩子,就要一个……”
      要个……孩子吗?
      想到这点时,心里多少有些悸动,一个女孩,变成一个女人,再变成一个母亲,这似乎是很自然而然的事情。
      曾经和沈凉时在一起,她也会偶尔想象这一幕,和沈凉时结婚,生下两个孩子,最好是一个妹妹,一个哥哥,这样的话,哥哥就可以保护妹妹,不会让妹妹在成长过程中被别人欺负。
      但是,这终究是自己所想象的,以及希望的,现实会如何?
      那个时候她敢想,而现在,怯懦了。
      下午三点左右,洛倾昕的丈夫开车来接洛倾昕,西顾送洛倾昕出去时,第一次和他打招呼,“你好!”
      他看了一眼西顾,对于她脸上的伤大概是有些好奇的,但是个有涵养的人,他回,“你好!”
      洛倾昕上车时,说道,“改天我有空我会再过来,你若无聊也可以去找我,我随时欢迎!”
      西顾点头,说,“好!”
      车子开走,西顾在后面目送他们走了一段距离后,转身回院子里,远走的车子里,气氛安静。
      邢颢天看着后视镜里消失的西顾身影,问道,“你朋友的脸怎么了?”
      洛倾昕伸手理了一下衣服,转过头望向窗外,没有回答。
      邢颢天挑了挑眉,不在意,很识趣的没有再问。
      西顾在别墅待到三点半左右,接到沈凉时的电话,沈凉时说,已经派了车子去玉溪路接她,到时候先带她去公司与他会和,然后两个人一起再走。
      西顾回房间,换了一身衣服,无需怎们打扮,一向不化妆,现在自己的脸如此,更不需要化妆了。
      她拿了口罩,放进了包里。
      三点四十,有车子在玉溪路门口停下,西顾没想到会这么快,她刚准备好,车子就来了。
      西顾拿了包下楼,刚走到楼下,就听见莲婶说,“西顾小姐,夫人……夫人来看你!”
      来的人,是周芬!
      时隔六年,再次见到周芬,西顾的感觉莫名。
      这个女人在西顾的心中一直很端庄大气,对待自己的姐妹任雯文也是很重义气,当初对自己的那点儿成见,无非是因为爱子心切。
      所以西顾对她,是没有任何怨恨,反而是很理解的。
      看见西顾的脸,周芬也是很诧异,莲婶说毁容,她心中对这个“毁容”二字是真的没有多少概念。
      如今看着,竟是比自己想象中的,还要严重上几分。
      对于西顾经历的,周芬其实心底很同情,可是想想自己儿子这六年来所受的苦,她一方面,又有些怪西顾。
      “阿姨,你好,好久不见!”
      西顾先开的口,毕竟是晚辈,她不能失了分寸。
      周芬点了点头,回道,“好久不见!”
      莲婶去厨房给两个人奉茶,坐在沙发上,西顾表情镇定,看不出什么情绪。
      对待周芬,无论是六年前,还是六年后,她都不曾妥协过。
      只一点,她怕的是夹在中间的沈凉时为难。
      莲婶上次劝过,而这次周芬会来,而且在沈凉时不在的时间里,西顾能够想到,应该是莲婶撮合。
      茶水被送上来之后,莲婶就出门了,客厅的空间,留给了西顾与周芬。
      周芬看着西顾,说道,“西顾,你信么?听说你还活着,并且和凉时一起回来了,我心里是很高兴的!”
      西顾看着她,等着她继续说。
      周芬说,“当初,你和凉时双双发生车祸,凉时昏迷不醒,我整天在医院守候,之后传来你离去的消息,我心里,也是很难过,凉时醒来后,疯了一样,不相信你是离开了,满世界的找你,我以为他是一时之间接受不了,总归慢慢的会好起来的,最多一两年,他就会放弃,但是,我想错了,他不但没有放弃,反而这么一找,就是六年……”